把兴趣变成事业福建小伙玩cosplay开辟创业路

发布日期:2019-09-06 13:12   来源:未知   阅读:

  福建人安安,大学念了计算机专业,却“不务正业”地痴迷于cosplay。因为买不到cos服,被迫自己上手,学起了裁缝,成为国内第一批做cosplay服装的人。十年过去,他一不小心把自己随手开的店铺做成了中国cos服饰顶部品牌。

  安安从小就喜欢看动漫打游戏,高中的时候痴迷高达,那时候一个高达模型要两三百块钱,父母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一两千,家人不肯给钱买,他自己攒大半年的零花钱才能买一只。

  高中毕业,安安考进福州大学念了计算机专业,喜欢cosplay的他和一些同好一起玩起了社团,cos仙剑系列、《古剑奇谭》、《真三国无双》等一些古风作品。不像现在万能的淘宝上装备齐全,那个时候的cosplay处于拓荒阶段,服装都需要coser自己出设计图、去市场采购布料、找人定制,安安和小伙伴们全福州到处找人做衣服,就这样结识了一个裁缝师傅。

  因为从小玩模型,对服装、道具的制作、打磨都很有兴趣,在一旁看着师傅做衣服看久了,安安很自然地就自己上手开始配布、打版、剪裁、车衣了。跟着师傅学还不过瘾,他还自己各种翻书、看教程,甚至跑到上海、广州的时装展看T台秀。

  就这样,几年下来,cos一个角色所需要的全套服装、道具,安安就已经能够独立设计并制作完成了。

  因为觉得师傅非常辛苦,安安就在淘宝上开了店帮师傅接单。店铺名字取得极为随意,因为cosplay社团的两个副社长喜欢猫,就起名“喵屋小铺”,店铺logo也是小伙伴随手画了一个,一直沿用至今。

  第一单生意来自台湾。当时安安还是大二的学生,订单来的时候他正在床上看动画,旁边电脑上登录的淘宝旺旺“叮咚”一声响了一下,一听到声音,安安激动地跑过去接单,是一个女孩子定制《彩云国物语》里的一套衣服。

  终于来生意了,安安想都没想就接了下来,与客人谈定了280元的费用。结果对方一报尺寸,是胸围120cm、腰围100cm、臀围120cm的超大码,价格已经谈定,安安不好意思跟对方加价,结果这单做下来,最后赔了几十块,“不过客人收到货之后很满意,还给我返了图,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2009年大学毕业后,安安没找工作,直接把玩票性质的淘宝店铺做成了全职工作,“那个时候也没多想,也不是看到这一行有前途才下海,也没想过要做多久做多大规模,觉得挺好玩的,就先做着呗”。于是,设计、制作、发货、宣传、客服,所有环节安安一个人顶着,就这样开始“创业”了。

  “什么回本、盈利,那个时候一点概念都没有,一个单子我收客户260块,给裁缝师傅240块,我自己就挣20块钱,也没关系,反正剩的钱够我买买手办、模型,喝喝咖啡就行。”就是因为“好玩”,安安乐呵呵地一做就是几年。他甚至和一些客户成了朋友,不仅一起线上组队打游戏,还线下面基。

  很多cosplsy服装上都有复杂的花纹,因为当时还没有现在的便捷绣花工艺,花纹全部需要手绘,安安就一边开着电脑看动画,一边在桌子上画。

  每天一大早,安安就要起床,骑着小电驴出去采购布料,再载着布料去对接裁缝师傅,然后回到工作室接单、画衣服,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有时候为了给一个客户改衣服,他要在裁缝师傅那里守到大半夜,直到衣服改好拿到货,才赶得上第二天以最早的时间给客户发货。

  《仙剑奇侠传(四)》火遍全国的时候,店铺的一款柳梦璃cos服成了爆款,安安前前后后接了六七百套的订单,还有很多妈妈来定做儿童版。那款衣服有18个花纹,每一套衣服的花纹都是安安亲手画的,“18个花纹,上衣这里几个,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开奖结果,那里几个,裙子上几个,到现在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一开始的时候12个小时才能画完一套,后面熟练了6个小时就可以画一套,画画的功底也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慢慢地,订单多了起来,到了全职开店的第四年,有些爆款甚至一天能接到500件的订单。布料严重堆积,仓库爆仓,都只能爬进去,一个人无论如何也hold不住了。大学社团的一个小伙伴背着家人辞去了事业单位的稳定工作,偷偷入了伙,三个月后事情“败露”,家人又气愤又无奈。就这样,喵屋小铺正式开始扩充团队、商业化运营,如今,整个团队已经超过一百人了。

  “现在想来,最初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几年是最幸福的时候,现在我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了”,如今的安安被一个项目又一个项目追着跑成了一只陀螺,每天都是从早上9点忙到晚上9点。

  找代工厂是安安创业过程中最大的困难,cosplay服装不仅制作工艺复杂、价格没有优势,订单量还小,“我去找合作的时候,一个款式可能只定做500件,但是日常服饰厂家一个款可能就上万件”,所以安安经常碰到工厂中途反水加价,港澳六开彩中特网港澳,甚至做了一半弃单不做的情况,他只好一边跟客户赔礼道歉,一边去找新的工厂。

  让安安很有成就感的是,慢慢地有IP方开始找上门来了,“以前我们是小粉丝,IP方是官方爸爸,爸爸亲自上门找合作了,感觉自己变成了业内人士”。在二次元服装领域,喵屋小铺现在是国内与大IP版权方合作最多的一家,大火的《魔道祖师》《哪吒之魔童降世》《全职高手》等IP都与喵屋小铺有过合作。

  公司业务也从最初的cosplay服装,拓展到IP衍生服饰和软周边品类,其中软周边业务当中的Mini Doll品类也已经成为圈子的顶部品牌。

  安安觉得自己的优势在于纯粹和专业,“我自己就是玩家出身,懂市场懂设计,知道客户喜欢的点在哪里,也懂IP,而很多人把这个当生意做,对产品的场景把控不到位”。也因为如此,喵屋小铺与一些大IP合作的衍生常服款式,甚至比一些拥有数千家线下门店的三次元大服装品牌的合作款卖得还要多。

  这个夏天,《哪吒之魔童降世》横扫暑期档,让不少人再次感慨国漫崛起。而对于“国漫崛起”这四个字,从开始玩cosplay,到开店创业十几年来,安安的体会再深不过了,“最开始涉足这一行的时候,整个市场上,九成日漫,一成国漫,现在八九成都是国漫了”。

  同时,二次元群体也从核心二次元,而更加泛二次元化,在服饰领域,市场需求也从最开始的高精度复杂cosplay服装,向更大众化的衍生常服发展,像T恤、卫衣等越日常、越简单的衣服越好卖。

  现在的泛二次元群体反而对衍生产品有着更高的要求,“东西做得丑、精度不够或者没有设计感,他们就不要,因为可选择范围太多了,这也给整个行业的设计、生产、服务、价格都提出了更高的标准”。

  未来的路看起来更加难走了,但是安安非常云淡风轻,“我这人从来不想那么多,以前没想过现在会这样,现在也不会去想以后会怎样,反正每天先把当下的事情认真做好就可以了,很多东西想不来”。

  关键词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